中美贸易战最新情况:第八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星期四在北京举行

来源:环球时报 | 2019-03-28 09:24:54

第八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星期四在北京举行,下周还将在华盛顿举行第九轮,对这两轮谈判成为中美化解贸易战真正的冲刺阶段,舆论抱有期待。

谈判走到关键时刻,往往也是最胶着和最艰难的时候。但是客观说,中国社会当下的心态平稳了许多。人们普遍希望中美达成协议,但与贸易战相关的焦虑少多了,对于政府在达成协议或者达不成协议情况下都能够把控经济整体局面的信心则相应增加了。过去一年的风雨是一场重要的洗礼,对中国人的心态形成里程碑式的重塑。

回顾一年前美国对华贸易战刚刚开打的时候,大部分中国人以为美方只是瞎咋呼,不太相信华盛顿真能对中国商品普遍加征关税。随着美国真把大棒打下来,而且一步步形成对中国全面施压的态势,一些人应当说变得忧心忡忡。

主要是大家没见过这种阵势,尤其是年轻人,想都没有想过中国发展还会遇到这么一波大的阻力。再听到有人夸张地说,他们的此生有可能只好“洗洗睡了”,一些人对未来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感。

中国会不会有大批企业倒闭和大规模的下岗潮?美国一旦对中国停止芯片供应,中国的工业和科技运转会不会整体休克?一旦美国同中国“脱钩”,中国未来的发展会不会停滞?这些都是当时引起议论纷纷的疑问。

然而党和政府在关键时刻表现出的非凡定力对稳定全社会的情绪起了决定性作用。中国高速发展40年积累下来的实力形成了自然的防波堤。随着时间的推移,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逐渐显现,但它们的实际冲击远非人们一开始想象的那般严重,中国社会的总体承受和适应能力被逐渐证明更加强大。

如果说一开始中方强调我们对贸易战“不愿打,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还主要是官方态度,并有鼓舞中国社会的意思,那么渐渐地,这个表述成为了中国社会越来越大的共识。

事实胜于雄辩。在过去一年里,首先人民币没有垮。举望世界,之前多个国家的货币都因美国的制裁而断崖式下跌,人民币却只往下慢跌了不到10%,就又回头上扬了。二是外贸虽面临压力,但出口没有陡降。中国去年GDP增幅也降了,不过幅度很小。最重要的是,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运行都总体平稳,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没有因贸易战而蒙上阴影。

再看美国那边,贸易战的影响真的同时出现了。首先它长期上扬的股市严重震荡,贸易战是主因之一,以至于中美贸易磋商的几乎每一个正面消息和负面消息都能引起股市的波动。另外美国最骄傲的公司之一苹果股价大跌,也被普遍认为与贸易战的大环境不利有关。美国从农民到华尔街对贸易战都越来越不耐烦,这一切转变成美国政府政治代价的可能性不断增加。

原来贸易战就是这样的!中国人在经历,也在新的实践中成长。我们渐渐懂得了,贸易战肯定不是好事情,但它也绝非能够摧毁中国发展的灾难。中国人的这一信心仅靠宣传和教育是得不来的,它更是从过去一年风风雨雨中蹚出来的。

这一年中,中国人对改革开放的认识也有了新的递进。对美方做一些让步并不都是坏事,中国的经济治理需要更加现代化,与世界的融合需要更加顺畅,很多改革开放措施不管美方什么态度,都是我们应当实施的,因为它们是中国发展和治理升级的内在需要。这种心态的变化也增加了中国人面对贸易战的从容。

关键阶段的谈判将有什么样的结果,仍是不确定的。但我们现在尤其相信,中国政府会签一个对我们全社会高度负责任的协议,而决不会为了得一时之安,签危害中国安全和长远利益的协议。中国谈判团队会本着互利共赢原则,该让的让,该坚持的坚持,与美方在未来两周的关键谈判中定义好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

中美之间如何做选择?菲律宾外长给出答案:找到自己的位置

由于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共同努力,这两年南海问题得到有效管控,区域合作成为主基调。在此背景下,尽管美国在南海仍频繁搞小动作,却难以掀起太大风浪。南海问题出现这样的转圜,有一个国家的态度非常关键——那就是菲律宾。自从杜特尔特就任菲律宾总统以来,中菲关系有了很大改善。《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对菲律宾外交部长特奥多罗·洛钦进行了专访。采访中,洛钦外长的坦率令记者印象深刻,他还提供了多个不同寻常的“视角”,比如“我们最大的担心,不是中美发生冲突,而是中国和美国走到一起”。

“总统知道怎样跟中国打交道对菲律宾好”

环球时报:杜特尔特总统上任以来,中菲关系有了很大改善。您怎么看如今的中菲关系?

洛钦:我经常跟别人说,我们一直和中国有着良好的关系。菲律宾有许多华人,历史上我们两国都遭受过日本的侵略,当然中国遭受的灾难更严重。二战后,美国对中国采取遏制战略,但是菲律宾从来没有参与,因为我们知道遭受长期的屈辱和战争后,中国会重新振作起来。美国在菲律宾的影响力很大。1967年我在父亲手下当记者的时候,他告诉我,“我们要自己去看中国的真相,而不是听美国人怎么说”。所以,我们去了中国。我们可以说是最早正面报道中国的外国记者,不仅是对菲律宾人,也是向全世界进行报道。那一年中国试爆了第一颗氢弹,我们在中国进行了报道。我们对中国非常支持。

那时候很多国家害怕美国,不愿承认中国,而菲律宾是较早承认中国的国家之一。上世纪80年代马科斯的独裁统治被推翻后,阿基诺夫人成为菲律宾总统,她访问的首批国家就包括中国。她有华人血统,喜欢中国。从那以后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一直很好,我们关注着中国的经济发展,看你们是怎么摆脱贫穷的。菲律宾有1亿多人口,现在许多人仍然很贫困,我们不知道怎么让他们脱贫。我认为中国在这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让数亿人摆脱贫困,这一点没有其他国家能做到。总之我们一直对中国很支持。

环球时报:菲律宾有一些人说杜特尔特总统对中国太软了,应该对中国更强硬些。对此,您怎么看?

洛钦:这样批评总统的人,有些是针对南海问题,有些不过是为了削弱总统。杜特尔特总统不应该被人误解,对菲律宾来说,他是一位很强大的总统。他很清楚如何跟中国政府打交道,知道怎样做对菲律宾好。岛礁问题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我们应想办法看怎么解决它。当然,菲律宾不会承认在我们专属经济区内其他国家的任何主张。我们认为在法律上这是我们国家的主权。不过,当中方问我中菲两国的合作,如推进共建“一带一路”以及共同开采油气资源是否会因为岛礁争端而受阻时,我回答说:“不会。”岛礁问题解决不了,甚至可能引发冲突。我们总能找到绕开的办法,开展互利合作。中方曾担忧我们对“一带一路”倡议是否会采取合作的态度,有一次中方说,洛钦外长将与中方探讨签署“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的可能性。我开玩笑说,不,我不会讨论签署合作备忘录的可能性。大家听了有点惊讶,我接着说:“因为我现在就要签署。”这体现了双方的互信和友谊。

环球时报:您刚刚提到菲律宾对中国的意见主要来自南海问题。中菲关系是否会受到美国因素的干扰?

洛钦:美国是菲律宾的唯一军事盟友,这一点不会改变。一个国家的军事盟友必须是距离你很远,但同时又有能力迅速出动力量保护你的强国。因为距离远,它又不能干涉你的内政。对菲律宾来说,这个国家就是美国。

我必须说清楚我们的立场是,南海不是哪一个国家的。我的看法是,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经济体,中国是美国最好的贸易伙伴。历史上,美国对中国很有感情。许多美国的政治精英群体,他们的家人曾在中国做传教士。现在中美之间有一些误解,但最终,我认为中美之间在贸易问题上会合作,因为这才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为此,菲律宾应该提前做准备。我们要坚持我们在南海问题上的权利。同时,在可以实现互利的领域寻求与中国更紧密的合作。所以我们要加入“一带一路”倡议,使我们的经济与世界其他地方联系起来。

“我期望全球变暖,淹没岛礁争议”

环球时报:美国是菲军事盟友,中国是菲最大贸易伙伴,菲律宾将如何平衡它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

洛钦:绝对不是(越来越困难)。前段时间我参加慕尼黑安全会议,德国总理默克尔说,为什么要与中国打贸易战?我们需要借助中国的经济发展。对菲律宾来说也是这样,我们需要与中国合作。主权争端和经济利益,这两个问题是可以分开的,我们对此没有任何疑问。

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峰会期间,当美国人指责“中国是威胁”的时候,杜特尔特总统回应道:不,我信任中国,我百分之百地信任中国,我相信中国会尊重我们的主权,会尊重所有国家在南海地区的航行自由(中国一贯尊重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编者注),我相信中国会采取正确的做法。杜特尔特总统的意思是他相信中国会做有利于地区稳定的事情。

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和所有的东南亚国家之间,合作的道路很宽广,我们之间唯一的绊脚石就是那几块“小石头”(争议岛礁)。我确信菲律宾和中国之间还有更大、更重要的事情。有人问我,为什么你不对中国生气?我回答说,我为什么要对中国生气?我从小就学习、研究中国,我看到中国的发展,了解中国的荣辱。这些岛礁成为我们关系的绊脚石是一种巨大浪费,令我遗憾。

我目睹了中国如何努力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是中国让我尊敬的地方,我想菲律宾应跟这样的国家建立非常好的关系。我衷心希望岛礁问题有一天能够解决,以尊重彼此国家荣誉的方式,因为未来有太多值得我们合作的领域。

环球时报:那么,您认为有什么好的方案解决争议岛礁问题?

洛钦:我们必须咨询我们的法律专家,不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法律,而是按照国际法。我们或许能找到一条合作的道路,究竟如何做还要咨询国际法专家。

环球时报:中国希望发展与菲律宾的良好关系,把岛礁之争放到一边,把两国的合作放到主要位置,我们感到杜特尔特政府也有这样的愿望,这种做法在菲律宾是否能够延续下去?

洛钦:南海岛礁问题会消失吗?或许永远不会消失,或许能够解决,或许不会解决,谁知道呢?但是我们没有理由不绕过这一问题去追求互利共赢的合作。我在联合国安理会上表达过我的态度,当时我们正讨论全球变暖和海平面上升问题。每个人都说,这是个灾难。我是唯一一个给出不同意见的人,我说:“我期望海平面上升,有一天能淹没南海上的岛礁,这样我们与中国之间的问题就解决了。”

“担心的不是中美冲突,而是中美走近”

环球时报:如果美国希望菲律宾在美中之间做选择,菲律宾怎么办?

洛钦:菲律宾与美国的军事关系不会改变。虽然美国是我们的盟友,但我们同时能保持与中国的合作。 其实我们最大的担心是中国和美国走到一起,这才是我们的担忧。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从经济逻辑上看,中美是天然的合作伙伴。如果中美愿意走到一起,那我们怎么办呢?

环球时报:您是担心中美走到一起让你们失去发展空间吗?您是否担心中美发生严重冲突呢?

洛钦:我更担心中美接近。对菲律宾和其他东南亚国家来说,中美之间必须要有我们生存的位置。我曾见过美国对中国的热情,这是他们血液中的东西。当洛克菲勒家族拍卖他们收藏的艺术品时,其中就有中国文物。知道为什么吗?他们家族中许多人曾在中国工作,有的当传教士,有的当外交官。

环球时报:但是现在看来,中美走到一起的可能性小于两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对此,您又怎么看?

洛钦:有些讨论中美会发生冲突的人很无知,有时候他们故意装作无知,因为他们希望中美发生冲突。但是中国很明白,美国也很明白,我们也明白——中美之间重要的是经济合作,两国有许多联系,这是两个巨大的市场。我们希望中美之间有我们的一个位置。

环球时报:总之,对于中菲关系与南海和平,您认为有充分理由保持乐观,是这样吗?

洛钦:是的,我非常乐观。

相关文章

美联储叫停加息意味着什么?美联储不加息是对全球经济衰退的确认?

北京时间周四凌晨2点,美联储议息会议(FOMC)传递了2个重要信号:1 暂缓加息,并暗示今年都不再加息;2 计划在 9月份停止缩表操作,

中美贸易战最新情况:第八、九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将于近期举行

中新社北京3月21日电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21日在北京称,中美第八轮经贸高级别磋商将于3月28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3月21日,中国商务

马云成为全球华人首富 以2600亿元身家上榜

无数事实证明"你爸爸还是你爸爸",这个是不可能改变的。不过,对于你我来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你说是吧,而且我相信大家很多人

下一个世界创新中心是谁?纽约和北京或接棒代替

毕马威(KPMG)在全球科技领袖当中展开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有近三分之二的被调查者认为,世界创新中心将从硅谷转移。此外,纽约将成为挑战硅

埃及最高行政法院:撤销对打车服务公司的禁令

最近,埃及最高法庭撤销针对打车公司禁令。受此禁令影响的公司包括优步(Uber)和Careem。埃及最高行政法院的判决将为最终判决,不能再进行上

日本各铁路公司正推进在车厢和车站内覆盖免费WiFi

日本各铁路公司正推进在车厢和车站内覆盖免费WiFi。JR各公司将在2020年度之前向几乎所有的新干线车厢和车站引入免费WiFi。东京地铁也计划20

精彩图集

每日推荐

大家爱看

热点推荐

精彩推送